當前位置: 首頁 > 概況 > 歷史沿革

上林解放和人民政權的建立

發布時間:2019-05-07 09:10    來源:上林時訊

龍榜會議

1949年7月下旬,中共桂中南地工委書記楊烈到高雷地區向粵桂邊區黨委匯報請示工作,邊區黨委決定撤銷桂中南地工委,成立桂中南地委,仍由楊烈任書記。9月1日至5日,中共桂中南地工委會議在橫縣召開,會議傳達貫徹粵桂邊區黨委對桂中南地區工作的指示,楊烈作《怎么樣進行大搞》的報告,通過《桂中南地委關于執行粵桂邊黨委指示的決定》。會議決定:一是成立中共桂中南地區委員會,楊烈任書記、陳清源任組織委員、劉一楨任宣傳委員、梁德任軍事委員、張聲震任民運委員。二是各縣建立縣委或縣工委,建立縣人民政府,擬定了各縣縣委(或縣工委)、縣人民政府領導人選。三是決定建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粵桂邊區縱隊第八支隊,楊烈任司令兼政委,副司令員韋盛經,副政委陳清源,參謀長韋質彬,政治部主任劉一楨。粵桂邊區人民解放軍獨立第五團改稱為第八支隊二十二團,原十九團改稱為第八支隊二十三團。

11月2日,參加橫縣會議的張聲震回到南區,張聲震和韋廣培、韋質彬、陳表、盧哲、盧建文等團營領導商議后,5日到東區白圩鄉龍榜村召開第三營全體指戰員及南區、東區武工隊、地方干部會議,會上,張聲震向與會人員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已于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門宣告成立”的特大喜訊,報告了“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已渡江南下,蔣匪幫最后防線已全面崩潰,衡(陽)寶(慶)戰役,一舉殲滅桂系賴以起家的第七軍、第四十八軍的4個主力師,白崇禧急令全軍退守廣西。但是,現在全國除桂、滇、黔、川、康(西康)、藏、臺灣和海南島外,已經全部解放,白崇禧集團日幕途窮,覆滅在即”的國內形勢。接著,傳達橫縣會議精神。會議要求,大家立即動員起來大搞,三營要馬上北上集結,集中軍事力量,掃除地方反動勢力,迎接和配合野戰軍解放上林,解放全廣西會議還對攻打白圩鄉公所和到六護村收槍等進行部署,對三營北上以后,東區、南區的工作,做了安排,指定盧建文全面負責南區、東區的領導工作,石賢庸協助盧建文負責中共南區支部工作,吳宇基負責中共東區支部工作。

11月7日拂曉,張聲震和團、營領導到六護村召開群眾大會,向群眾宣講革命形勢,告訴群眾,國民黨反動政府已經垮臺,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宣告成立,解放大軍已經到達湖南,廣西即將解放。張聲震還號召群眾繼續團結奮斗,消滅縣內負隅頑抗的敵人,為迎接解放大軍進人廣西共同做好準備。通過領導的動員講話和三營事前的思想動員工作,六護村的群眾紛紛把手中的武器獻給革命隊伍,計輕機槍3挺、步槍22支。

佯攻古蓬  接應三營北上

中共上林縣特支作出“三營北上與一、二營會師,迎接解放大軍南下”的決定后,為了使三營順利北上,在上北區活動的獨五團團長韋盛經采取了圍點打援、佯攻古蓬的戰術,轉移敵人視線,分散敵人兵力,使敵人顧此失彼。10月27日開始,韋盛經令第一營三個連分別圍攻安良和思吉鄉之敵。第二營負責包圍古蓬圩之敵,第四、第六連分別占領古蓬儉旺坳和古蓬圩后山頂及儉旁坳,第五連進駐谷甫莊,準備佯攻古蓬。國民黨上林縣長李振英于28日得知古蓬被包圍之后,甚是緊張,連夜從南區撤回縣城,抽調3個常備隊(其中個槍炮分隊),29日下午3時從縣城出發趕往古蓬,井電令第四聯隊先行占領枝林帶山頭,抽調東撫、恭睦、雙賢、三里、萬壽等鄉自衛隊共140多人槍隨縣常備隊增援古蓬之敵。李振英于30日晚8時到達古蓬,并作出“明晨出擊,抄匪后路”的決定。

團長韋盛經知道敵人調動兵力,估計敵可能從剝丁莊后的儉炮場入侵北更山區偷襲獨五團圍攻部隊。令第五連從谷甫莊撒回北更鄉拉籠莊待命。當晚,第五連露宿拉籠山頂,次日拂曉,接到團部“輕裝速奔儉炮坳,阻擊前來偷襲之敵”的急令,連隊急速行軍7華里到達目的地,五連尖兵班先敵50米占領坳北制高點并向來犯之敵開火,第五連山上山下夾擊敵軍,敵人不支,向山下潰逃。第五連斃敵1人,傷1人,粉碎了敵人偷襲的陰謀。儉炮坳戰斗結束后,韋盛經令第五連重返古蓬圩外圍并挺進垌印莊,與古蓬據點之敵隔河對峙。

11月2日晚,佯攻古蓬開始,第五連組織敢死隊,兵分兩路,一路由韋宗華帶領攻擊古蓬西門,一路由譚元功帶領攻擊古蓬南門。攻擊西門的韋宗華分隊用木制土炮猛烈轟擊古蓬西門,敵人急忙調集輕、重機槍到西門,集中火力壓住韋宗華敢死隊的進攻。乘著韋宗華敢死隊與敵激戰之機,譚元功敢死隊涉過滂江,乘夜摸進古蓬圩牛場,戰士譚國興用手榴彈炸大門未能炸開,雙方發生槍戰。由于我軍缺乏攻堅武器,城門炸不開,無法進城,只能在牛行和犁頭行與敵對峙,雙方對打一個鐘頭,攻城部隊奉命撤退。

一、二營對敵圍攻和佯攻古蓬,或圍而不攻,或打打停停,持續了5至6天,敵人摸不清我軍的意圖,不敢輕舉妄動,此時獨五團第三營已順利渡過清水河、北上解放三里。獨五團第一、二營集結南下石門,與第三營勝利會師。

白圩兩面政權的建立

白圩是上林東區重鎮,是賓陽、上林、遷江、忻城四縣南北交通要道。白圩鄉公所這個反動據點,阻塞了南區與北區的主要交通線,阻礙了地下革命活動的開展。

為了打通南北主要交通線,清除一切革命斗爭的障礙,11月8日黎明前,獨五團領導與三營領導在朝韋村公所前面主持召開圍攻白圩鄉公所動員大會。會上,獨五團政委張聲震作戰前動員,并下達圍攻白圩鄉公所的戰斗命令。

戰斗命令下達后,部隊向各自預定的目標急速前進,八、九連封鎖進人白圩的所有路口,占領白圩鄉公所外圍的有利地形,把白圩鄉公所團團圍住。

拂曉,戰斗打響,在八、九連的猛烈攻擊下,敵人龜縮到鄉公所內地堡里負隅頑抗,八、九連多次組織強攻,均因缺乏攻堅武器而未能奏效。在戰斗中,擊傷敵村長一名,八連也有兩名戰士中彈負傷。

12時許,敵人派地方鄉紳韋盛齋出來調停,張聲震和三營的領導果斷作出決定,一是由韋盛齋勸白圩鄉長莫橫與三營協談,二是由三營派員,對敵宣傳我黨我軍的政策,勸敵繳械投降。在三營猛烈的軍事攻擊和強大的政治攻勢面前,敵人于下午3時表示愿意投降,要求停火。我軍認為攻擊已達到戰略目的,于4時許,部隊撒到蓬塘敢當村。為了鞏固斗爭成果,決定由盧建文、石賢庸、吳宇基、覃懷彥、梁佐成等人帶領南區武工隊和東區武工隊堅持地方工作。

三營攻打白圩鄉公所,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白圩鄉公所鄉長莫橫、副鄉長韋有德等人連夜潛逃。國民黨上林當局為了維持白圩殘局,委派莫似唐為白圩鄉長,莫似唐懾于革命勢力的強大不敢貿然出任。主動派人聯系東區地下活動負責人吳宇基、覃懷彥等人,征求我方是否同意其出任鄉長。吳宇基等人征得上級領導同意后,于11月6日在韋豆村與莫似唐舉行談判,我方表示同意其出任白圩鄉長,但莫必須答應我方提出的三個條件:一是不許妨礙地下革命活動;二是對縣政府下達的各種政令采取敷行態度,不得認真推行;三是由我方派吳邦棟出任副鄉長,莫必須保證吳的人身安全。莫都一一表示接受。22日,白圩鄉兩面政權建立。

打通南北通道   勝利會師

11月10日晚,三營從敢當村起程北上。為了避開敵人的攔擊,部隊取道覃排,渡過清水河,抵達弄連與前來接應的下北區委書記藍慶義和“雙萬”武工隊會合。當團、營領導聽取“雙萬”武工隊匯報三里一帶敵情后,認為三里是上林縣南北交通樞紐,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歷代朝遷都派官兵屯守。上林古思起義后,國民黨反動派以三里為據點,重兵駐守,指派督練官熊掌衡常住三里,指揮三里、萬壽等鄉反動團隊“圍剿”在三里等鄉活動的地下革命隊伍。攻占三里城,奪得三里鄉,就能打通上林南北通道,把上林南北革命根據地連成一片。團領導決定,攻打三里城,打通上林南北通道。

11月11日中午,各連按部署迅速進人陣地。擔任主攻的七連,包圍了三里鄉公所。八、九連占領東、西角制高點,扼守東南角通道橋梁并切斷敵電話線。“雙萬”武工隊迅速占領設在城內文昌閣里的電話總機房,并切斷敵人通往外地的電話線。

蘇紹熙帶領的突擊組首先與敵接火,戰斗打響后,七連向敵發動政治攻勢,敵仍負隅頑抗,戰士盧玉環不幸中彈犧牲,盧玉環犧牲激起了指戰員極大憤慨。七連又發起新一輪的猛攻,但敵人仍頑抗到底,不肯投降。團、營領導決定實行火攻,部隊趁著火勢,再次發起進攻,喊殺聲、槍聲、手榴彈的爆炸聲連成一片。在強大的政治攻勢和猛烈的軍事進攻面前,敵人終于繳械投降。敵人一個接一個地丟出武器,舉著雙手走出大門,共26人,其中有縣督練官熊掌衡,萬壽鄉長龔壽彰、三里鄉副鄉長梁文龍萬壽鄉隊副石卓玉,共交出長短槍22支,子彈300多發。下午2時,部隊為犧牲的七連戰土盧玉環開了追悼會。同時在三里簡易師范學校廣場召開三里群眾大會。獨五團政委張聲震在會上講話,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和解放大軍已開始向廣內進軍的大好形勢。

打下“千軍鎮",解放三里城后,萬壽、萬福、塘石鄉政府的反動分子聞風喪膽,萬壽鄉公所的人員倉皇逃離,只留下一個空殼,萬福、塘石鄉的反動分子龜縮在鄉公所里,不敢貿然外出活動。

三營揮師北上,一路過關奪隘,掃蕩反動勢力,解除反動武裝,打通南北通道,把上林南區、東區和北區的革命根據地連成片。

11月14日,三營到達石門村,韋盛經團長帶領一、二營的同志到石門南門迎接,獨五團三個營1000多人終于會師,小小的石門山村,頓時一片歡騰。

   獨五團一營、二營與三營的勝利會師,吹響了中共上林黨組織領導的革命隊伍向國民黨上林縣政府反動統治全面反攻的前奏。


江体彩十一选五 h